博潮新闻网

首页 > 体育新闻>描写细致的性生活,两男靠一女

描写细致的性生活,两男靠一女

博朝文学 2020-11-22 01:37:57 浏览量

  这次高考还是沿用以前文理分科的方法,文理都考政治,语文和数学,文科考历史和地理,理科考物理和化学。出于对未来的考虑,许丁锐和他的妻子都选择了理科。来之前,他们觉得夫妻俩一起高考有点尴尬,但到了高考那天,他们觉得完全不以为意。

  1977年12月10日,许夫妇带着几十万人走进考场。到处都是父子、夫妻、母子、兄弟等等同时考。这几天要和全国570万年轻人争夺大学27万名额,竞争异常激烈。当然,他们此刻并不知道这一点。他们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考试,努力考上大学。

  持续了三天的考试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当徐和夫妇终于放下笔的那一刻,他们莫名地松了口气。不管他们能不能做到,他们都填好了试卷。至于能考多少分,能不能考上大学,他们不知道。参加高考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新奇的体验。

  第十二章

描写细致的性生活,两男靠一女

  不管考试结果如何,参加完考试后,许和妻子暂时把考试放在一边,商量着赶紧回家。家里只有两个孩子,即使邻居答应照顾,他们还是不放心。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再来。

  花了好几趟火车才到家。他们想直接回家。后来镇上通知他们,在高考成绩出来之前填志愿。他们商量了一下,去镇上找了一个熟悉的高中老师,让他帮忙估算分数,填了北京的大学:许报考了北京中医药大学,报考了北京师范大学。他们都申请北京大学的原因是因为张敏的家人在北京。她十几年没回娘家了。她在北京上学,可以时不时回去看看父母,尽点孝心;而且北京是首都,我得去看看啊。虽然张敏还没有见过这具尸体的父母,他也不能生出多少钦佩,但他父母的心是一样的。只是看着张父在忙于工作后经常给他们发一些高考参考资料,他们不得不感激。要不是从云省到北京路途遥远,一路上手续繁杂,他们早就该去看望两位老人了。

  填完志愿后,夫妻俩谢绝了老师的邀请,在镇上住了一夜,最后在天黑前回到了何琳村。望着夜色中炊烟萦绕的熟悉的村庄,两人的心不知怎的安定了下来。也许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家。

  “徐医生,你考完试回来了。”他们一进村,吃过饭准备出去散步消化食物的村民们就热情地迎接他们。

  “是的,我终于考完了。”

  “徐大夫,你要去市里考试吗?城市好玩吗?”

  “别瞎说,徐博士要高考了,就像古代考状元一样,好玩不好玩。”

  自从许夫妻走后,就一直在数着日子,什么时候去市里,什么时候考试,什么时候回家,数着自己应该回来,她只是在家里打工吃饭,她一直念叨着要陪许长林开车这么远去考试,回来的时候一定又黑又瘦。另外,冬天考试,人会受一些罪。

  这一天,徐长林像往常一样,在帮长青做好晚饭后,就去了村口。远远地看见许和夫妇的身影,觉得眼花缭乱。他使劲揉揉眼睛,确定是他们。他跑去迎接他,并把行李拿在张敏的手里。他欣喜地说:“叔叔阿姨,你们回来了。”

  当我看到我爱的人时,许丁锐和他的妻子也很高兴。张敏笑着说:“长林,我们回来了。”她只是偷偷看了看徐长林的身后,并没有看到女儿的身影。她心里多少有些遗憾。

  徐长林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,笑着解释道:“叔叔阿姨,姐姐在家做了很多好吃的,等着我们回去。我们快点回家吧。”徐长林心里没有任何想法。他顶多羡慕妹妹有父母,但是自己的记忆里没有父母。

描写细致的性生活,两男靠一女

  话音刚落,许丁锐意味深长的看了张敏一眼。张敏自己也有点尴尬。她真的没有别的意思,但是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女儿这么久,自然是不耐烦了。

  好在瞬间到家,场面从来没有尴尬过。

  一进门,许和妻子就看到了桌上的几个菜,女儿常清还在厨房忙着。

  听到声音,徐长卿从厨房伸出手,打了个招呼。他又回去工作了。“爸爸妈妈,你们终于回来了。你先喝杯水,我吃最后一道菜。”我不知道她在厨房忙了多久。在一个寒冷的日子里,小女孩汗流浃背,甚至不小心在额头上涂了很多黑灰。乍一看,她像小花猫。

  张敏心疼的不行,走上前去擦了擦汗,用手抹去黑灰,“长卿,别忙了,咱们吃饭吧。菜够了。”

  徐长卿笑了。“妈妈没事。盘子在锅里。很快就好了。”她不是真的十岁。她过去常常做所有的家务,很容易做一道菜。

  果然,过了一会儿,菜做好了,一家人吃了一顿堪比年夜饭的热闹。是啊,为了让许和夫妇回家好好吃饭,许长林一大早就去山里的河边抓了两条鱼,用自己的母红找人换了一只她刚猎过的野鸡。再加上一些炒的蔬菜,菜很丰富。如果抛开平日里愿意这样吃喝的普通人,徐长卿认为父母的考试不容易,所以他必须想办法纠正这些。

  有美食,自然有好酒。许丁锐很少让许昌感觉良好。

描写细致的性生活,两男靠一女

描写细致的性生活 两男靠一女

体育新闻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