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潮新闻网

首页 > 博潮汽车>侯府珍珠丫鬟,被老男人舔了一夜

侯府珍珠丫鬟,被老男人舔了一夜

博朝文学 2020-11-22 05:29:40 浏览量

  “这钱不多,只是一点官心,说师徒都要收。”张太守把银子推到青峰道士手里。

  青峰勋爵想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们就这么办吧。既然是张主的本意,贫道也不能当面反驳。这个包裹里的银已经被接受为原件。至于那一万两银票,请张大人收回。现在的世界很乱,无家可归的人很多。张大人不妨把它们送给穷人,这也是对全世界穷人的一份厚礼。

  张太守看着有些不好意思,低头想了想才说:“既然道长坚持不收,本官也就不再勉强了。本官为你施舍穷人,在洋河城开粥店救济流浪汉……”

  “这么好.太好了.张巡抚果然是清朝的好官,贫道感谢穷人……”青峰喜出望外,向张巡抚致谢。

侯府珍珠丫鬟,被老男人舔了一夜

  张省长把那袋银子递到手里,然后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。他摸索了一会儿,拿出一个腰牌,递给清丰道长。他客气地说:“我这里还有一个对象,不值钱。请道士收下。这是我官方的腰牌,上面刻着我官方的印章。一旦你的家人遇到任何困难,带上这个腰牌。

  青峰省长愣了一下。既然张省长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不好意思接受。他以后不需要,就伸手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。他笑着说:“如果你是原创,不如尊重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你拿了这个东西,又谢过张师傅……”

  张太守见青峰道人放下腰牌,终于放下心来,大喜道:“好!本官便命人准备酒席,与你师徒畅饮!”

  “宴会将被豁免。现在时间不早了。我们得快点。我们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。我们不能拖延。”风道长拒绝道。

  张省长也不能问他们在干什么。他只是叹了口气说:“唉!看来我们官方留不住你们两位师傅和徒弟。反正我们官方已经派人备马了,一日千里的好马。我会送你去的。”

  这个省长对他们真的太好了,让他们不舒服,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好意,但是这样,真的省了很多事。离黑风岭还有几天。有了这两匹快马,一两天就能到达。现在你身上还带着那么多钱,不用担心吃喝。

  说着,张省长领着他们出了张家的老房子。房子外面站着七八个官兵。其中两个牵着一匹大头大马。这匹马看起来像一匹好马,骨骼粗壮,姿势均匀。它又高又长,有四条腿。这绝对是一匹每天跑几千英里的好马。

  第648章德意化妆

  青峰道士和总督寒暄了几句。张巡抚一直对青峰道长有些感情,一直希望他们多待些日子。但是,青峰道士已经下定决心要走了,他永远也不能把他们留下。

  最后,青峰道士和周明分别爬上了一匹大马。遂与张分付,挥鞭而走。张省长在门口停了好一会儿,看着他们师徒消失,然后一脸忧郁地转了回来。

侯府珍珠丫鬟,被老男人舔了一夜

  路上,青峰道士和周明把马放慢了速度。周明转向青峰道:“师父,别告诉我,这位太守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。师徒都嫌他太好。他甚至给了我们12000块银子。如果我们收下这笔钱,估计用不了几辈子。徒弟背上的银子至少有七八百两,欠了会员赵灿的五百两银子算清账。”

  不料青峰道长叹道:“其实师徒两人的钱,我们都收不了。穷怕让省长不高兴,我就让你小子收下了。我们茅山的后代,早就应该摆脱魔卫,视金钱如粪土。在张省长家吃喝了这么多天,张省长请人来治伤。穷已经很苦恼了。”

  周明张大嘴巴说:“师父,弟子们想你想得太多了。我们差点为张省长的家人献出生命。你老人家收不了那一万两银子太多,徒弟们觉得还是少了。”

  “野!”青峰道士瞪了周明一眼,不悦道:“我们茅山弟子,岂能贪图他人钱财?要那么多银子有什么用?用起来能安心吗?”

  周明吐了吐舌头,珊珊笑着说:“你儿子错了。别生气。生气不好。我儿子只是随口说,他不是真的想要省长的一万两银子,而是省长给你老人家的腰牌真的比一万两银子值钱。张太守是当今朝廷的二等官员。整个清朝比他官大的人都用手指。

  “喂!”周明的话还没说完。不知道青峰道长什么时候骑着马走近他的。当他伸出手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时,他愤怒地说:“你这个臭小子,整天就知道怎么摆脱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。以后再这么胡说八道。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老师。”

  周明抓着疼痛的后脑勺,带着委屈的表情说:“主人.以后能不能从轻手开始?这个挨打的徒弟差点掉马,你的伤还没完全好。如果是好的.徒弟一定是被你扇了耳光打死的……”

  青峰省长又想骂他了。当他转过头去看时,他看到周明被血打伤的手仍然肿着。虽然它比以前小得多,但看起来比另一只手大。于是他冷冷地说:“你小子的手现在看起来好多了.溃烂的地方都愈合了吗?”

  第649章有一个宠儿

  周明抬起手臂,仔细看着他的眼睛,哭丧着脸说:“这只手还是比原来的那只大得多。感觉有点奇怪。虽然那些溃烂的地方没有继续恶化,但也没有好的迹象。这具血尸上的毒液真的有毒,不知道能不能长好。”

  青峰道长皱了皱眉头,犹豫了半个小时才道:“这血尸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老师。我只知道醋可以祛除他们身上的尸毒,防止尸毒传播。还不知道能不能治好.等你去黑风岭把这件事做完,你会被带回茅山让老师问你师傅有什么办法治好。”

侯府珍珠丫鬟,被老男人舔了一夜

  “什么?我也有一个最爱?”周明惊讶地张大嘴巴,差点从马上摔下来。“为什么之前不听家人的话?”

  “胡说!”青峰总督愤怒地瞪了周明一眼,立即说道:“没有你的主人,当老师是自然的吗?”

  “不不不……”周明一次又一次地挥手,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这不是图尔的意思。你老人家现在年纪大了,我家老爷子肯定七八十岁了,Tuer只是觉得有点好奇……”

  青峰总督捋了捋胡须,喃喃自语道:“我从穷下来就没去看过师父,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怎么了。但是,前年我穷的时候,遇到一个茅山路的朋友,他下了班。听说他老人家身体还不错。这件事完了,他应该去看看他老人家。”风道长说着,猛地拍了一下马屁股,马仰天尖叫起来,然后撒开蹄子跑了起来,搅起一片尘土。

  周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他抬头一看,发现师父已经走远了,于是喊道:“师父.你为什么跑得这么快?等等我……”然后他举起鞭子使劲打马屁股。然后马展开蹄子,一路顺风.

  在悬崖上的山洞里。

  白发老人站在吴峰面前,板着脸说:“臭小子,你小子几乎学会了这种控尸术。老人该送你走了。你走之前,我还有一样东西给你,我爷爷,以后一定会派上用场的。”

  说着,白发老人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,拿出了几样东西,递到了吴峰的面前。吴峰看到手里拿着的东西,顿时高兴起来。这东西看着眼熟。我还记得刚进山洞的时候,我爷爷拿出两样东西猜是什么东西。如果猜错了,这个爷爷还开玩笑说要和黄毛猴子一起做饭吃饭。他当时还在。

  看到吴峰看着手里的这两样东西傻笑,没有伸手去接,白发老人有些不高兴。“臭小子,你爷爷给你的东西,你小子为什么不照着做?你爷爷送你东西不坏吗?”

  第650章伏尸法统治者

  吴峰愣了一下,才回过神来,咯咯笑道:“不是.爷爷,这两件事孙子以前见过。记得和小黄刚一起进山洞的时候。你让我猜猜是什么。如果你猜错了,你就烤孙子和黄毛猴子。结果孙子没猜错,你老人家还是放了我.想想都发生了。

  白发老人笑了笑,摇了摇手中的两样东西,继续问:“那你个臭小子,现在你猜,爷爷手里这是什么?”

  吴峰摇摇头,有些尴尬地说:“孙子现在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最好是爷爷告诉我。真奇怪,孙子在外面从来没见过。”

  白发老人伸出另一只手,拿出了那个看起来像量衣服的尺子的长东西。有些是黑色的,看起来不太吸引人。他在吴峰的眼前晃了晃,随即说道:“你小子并没有完全猜到这个东西在爷爷手里,只是一开始猜对了一半。这个东西叫‘伏侍法王’。你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吗?”

  乌凤又摇摇头,有些怨恨地说:“爷爷,别跟你孙子们卖关子了,快告诉我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白发老人得意地笑了笑,然后说:“这个‘死尸尺’可以有很多用处。别看这黑东西,你小子,能大有用处。首先,它能感应到方圆十里之内的阴煞。只要这个范围内有类似尸变的东西,这个‘尸变尺’就会变黑,然后上面就会有一个。

  乌凤睁大了眼睛,好奇地看着白发老人手中的所谓“尸尺”。然后他抬头看着白发苍苍的爷爷,傻笑道:“爷爷,这个‘尸统治者’的真面目应该不是黑的吧?”

  白发老者顿了顿,疑惑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嘿.这并不简单,因为祖先的祖父也是一种尸变,一种已经实践了几千年的玉尸。这‘死尸尺’在你手里能不变黑吗?”吴峰大着胆子说,但还是有些人忍不住笑了。

  好在白发老人像个老顽童,不介意小孙子自己开自己的玩笑。他只是笑着说:“你这个臭小子,没大没小。虽然我和你爷爷是玉尸,但他们也是你的祖先。是不是可以得罪!”

  “谁让爸爸爷爷你一点架子都没有呢?我的孙子们一点都不怕你。”吴拍马屁道。

  说着,然后接过白发老人手中的“死尸尺”,拿在手里上下打量了一番。它又冷又滑,像一块温润的玉,手里拿着一个沉甸甸的重物。这种材料看起来像铁,有些看起来像硬木。当时他也说不清是什么做的。最让吴峰不解的是他爷爷说的。

  第651章茅山皇帝钟

  “爷爷爸爸,为什么这个‘死尸尺’上没有一个红点?离你这么近,应该很亮吧。”乌凤拿着《赋世法志》,在手里翻了几遍。他肯定没看到所谓的红点才说。

  白发老人不屑地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,缓缓说道:“这个‘卧尸君’早就被老人克制住了。这个东西也是精神上的。如果你想表现得像你爷爷一样,你就不能害怕这个东西。现在的世界可以处理旧事,老人还没见过。”

  “我告诉过你.我的祖父是如此强大,以至于像这样的小东西就像一个供孩子们玩耍的玩具。”吴峰继续拍他马屁,他心里却在偷乐。当他有这个东西的时候,他不怕去任何地方。如果他遇到了严重的尸变,他可以直接逃跑。然后,他把“死尸尺”抱在怀里,自己拿走了。

  “老人的话还没说完……”白发老人走了两步,看着武凤说:“这个‘卧尸君’不仅能感应到方圆十里之内的邪气,还能应对各种剧烈的尸变。只要他用这个‘卧尸统治者’接触到那些邪恶之物的尸体,一团白烟很快就会在他们身上升起,他们的身体就会变软。清除世界上所有的尸毒是可能的。无论什么样的严重尸变你被活活咬伤抓伤,你只需要把这个‘尸体尺’含在嘴里半个小时,尸毒就可以自行化解。”

  “啊?”武凤听了,惊叫了一声,怔怔地看着白发老人,喃喃自语道:“爷爷.既然你有这个好东西,那你为什么在孙子们刚进山洞的时候给他们吃那些恶心的老鼠肉.把那些难闻的果汁涂在他们的孙子身上。现在他们想想都觉得可怕……”

  白发老人脸色变了几下,微微有些尴尬。他咳嗽了两声说:“当初你小子又蠢又蠢,他爷爷觉得好玩。它在戏弄你.不管怎样,它可以解决你身上的尸毒.怎么解决都不一样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”吴峰感到一阵无语,心想,这个爷爷估计是在这个山洞里憋了太久了,所以他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活人,但他想用一些奇怪的想法来折腾自己,但这毕竟是他的祖先,很难说什么。

  白发老人愣了一下,然后拿起那个钟状的东西,轻轻摇了摇,甜甜的“叮铃铃”了一会儿,说:“这个东西你应该很熟悉,有些像是追尸体时用的‘摄魂钟’,其实不是。老人手里的这个东西叫‘茅山皇钟’,也是对付尸变各种邪事的法器。每当遇到不是特别厉害的恶事,只需要在它三尺之内轻轻摇摇这个‘茅山皇钟’,那些恶事就会按照你的意愿做各种事情。你让它去,它就去,停,它就停。不过这个东西有一个缺点,普通的尸变是可以对付的,就是威力无比的尸变对付不了,有时候会让那些东西更加暴力。”

  第652章送你出去

  吴说着,摇了几下手中的“茅山大帝钟”。他脸上的笑容很浓。旁边的黄毛猴子也被“茅山皇钟”所吸引。他三步走到吴身边,顺着裤腿直接爬到他肩上。然后从吴手里抢过“茅山大帝钟”,握在手里。"

  当我听到吴峰说要跟着师傅赶尸时,白发老人莫名其妙的郁闷了一阵子,心里仿佛被一团火堵住了。走出这个山洞后,他不能说自己是整个门里最好的一个。毕竟他还年轻,毕竟也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。他绝对是大师中的大师。最多再练个两三年,全世界都不再有他的对手,只有这个不争气的男生。

  白发老人愤怒地看了一眼武凤,说:“臭小子,跟我来。我送你出去。到了外面,你怎么不去找你师父?”

  吴峰愣了一下。当他听说要马上把自己送出去的时候,就觉得各种纠结。他很不愿意这个祖先。他脱口而出:“爷爷,你是要送孙子走吗?”

  “为什么?你还想留在这里休闲吗?如果你真的想留在这里,你可以再呆两三年。只不过你还没学会这功夫,老人家到外面去也尴尬。”白发老人故意吓唬吴说:

  吴峰连连摆手,急忙辩解道:“不不不.孙子不想走,但他觉得这一天来的太快了,有些人不敢相信。孙子怕我走,又是你老人家一个人,没人说话……”

  白发老人的表情终于变得和蔼了。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吴峰一眼,淡淡地说:“你小子还是有点良心的,但我不能把你小子留在这里一辈子。你总是要走的。出门在外,不能浪费大好青春。你不用担心你爷爷,他有两个蝙蝠王守护着他。等你好了,你可以和他们聊聊。这些年不一样了。

  乌凤点点头,悲伤地说:“爷爷,您的孙子们一定会来看您的,您得帮您的家人找到那两位爷爷,说什么都要找到他们!”

  白发老人摇摇头,神情有点落寞,径直向洞穴深处走去。

  乌凤只好紧紧跟在白发老人和黄毛猴子后面,大步向洞穴深处走去。

  说起吴峰,他也很纳闷。他明明同意送自己出去,他爷爷却把自己带到了山洞深处。出口应该又是反方向,但他不敢再问,只是紧紧跟在他身后。

侯府珍珠丫鬟,被老男人舔了一夜

侯府珍珠丫鬟 被老男人舔了一夜

博潮汽车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