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潮新闻网

首页 > 博潮科技>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,沦落为奴隶的姐妹

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,沦落为奴隶的姐妹

博朝文学 2020-08-01 17:29:39 浏览量

  不管万婷是不是错了,钟家人都不会错!

  “去找大小姐。我有事要问她。”

  “是的,老人。”

  ……

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,沦落为奴隶的姐妹

  在希尔顿酒店的总统套房里。

  钟婉婷半裸着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嘴里发出的咕噜声在房间里慢慢回荡。

  那个男人对着他的身体邪恶地笑了笑,沉重的呼吸出卖了他的* * *。

  又一轮活动。

  “亚伦,我该回去了。如果我不回去,我的祖父应该找到我。”

  钟婉婷挣扎着喘息着。

  如果爷爷知道她做了这样的事,她绝对会被钟家开除。虽然爷爷从小就非常爱她,但她最了解他的脾气。

  半躺在她身边抽烟的男人斜眼看了她一眼,从嘴里吐出一股烟,笑着说:“我没拉你,你想什么时候回去都行。”

  钟婉婷立即窒息,剧烈咳嗽。

  她怒视着围在她身边的陈娇,但她的手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腰。焦笑着说:“如果我回去,你不会想我吗?”

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,沦落为奴隶的姐妹

  “万婷,最好不要再碰褚乔了。她不是你现在可以触摸的人。”

  孙郎突然说道。

  第419章刺激?(6个以上)

  他仍是若无其事地抽着烟,说话的语气也是淡淡的,只是,那一双深邃的眼睛迅速掠过一抹冷冽的锐利。

  钟婉婷突然愣住了,不由得皱起眉头。突然,他慢慢回忆起自己的红唇,讽刺地说:“你害怕吗?”

  “我怕什么!我只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。”

  其实,孙郎还想说,你的份量不够,不值得我冒险!

  身材稍好一点的女人就是只要他勾着手指就想扑向他的女人。

  钟婉婷闻言,脸色瞬间变了。

  她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快就背叛了她。一秒钟前,他对她说话很温柔。现在他变得冷漠了。他真的不打算帮助她吗?她不怕一气之下把他捅出去吗?毕竟,他也参加了那一年的活动。

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,沦落为奴隶的姐妹

  钟婉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用沉重的声音问道,“亚伦,老实告诉我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你不必问那么多,你只要听我说。亲爱的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  孙郎敛了眸色,眼神更锐利了一点。

  钟婉婷不由得皱着眉头,却也不敢问什么,她和孙郎的交集,从来都是为了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,从来没有过问过对方的私事。

  她知道他的背景不简单,但她从不多嘴。

  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

  “没错。我会伤害你吗?”

  ……

  一个熟悉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钟婉婷不由得一愣,连忙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她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,她立刻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“噤声”的手势,然后拿起手机急匆匆地向洗手间走去。

  孙郎挑了挑眉毛,紧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,然后从她身边伸出手,轻轻抱住了她。

  钟婉婷用一种敏感的语调,怒视着身后和陈娇在一起的人,艰难地说道:“爷爷,此时我能为您做些什么?”

  “万婷,你现在回来了!”

  钟涛的语气不容置疑。

  钟婉婷皱起眉头,感到心里有一种奇怪的不安。她连忙回答:“爷爷,我,我正在和我的朋友们开派对。我以后一定会回去的。你能先休息一下吗?”

  男人粗糙的指腹慢慢抚上她的脖子,钟婉婷不禁感到全身颤抖,尤其是那一颗高耸的、樱桃般的甜美果实,然而,在男人的攻击下微微显得粗糙,渐渐变得成熟。

  “万婷,要不要爷爷派人来接你?”

  钟老眸色一沉,冷声说道。

  他可以宠坏他的小孙女或保护她,但他不能让她欺骗他,这是他不能容忍的。

  钟婉婷的呼吸渐渐急促,她微微仰起脸,眼睛像水一样半眯起来。

  看到她如此享受的样子,那个男人邪肆一笑,直接将她推倒在水槽上,从她身后发起攻击。

  “激动人心?”

  他在她耳边低语。

  钟婉婷浑身一颤,不顾挂了电话,心里对爷爷存了一份怨恨,然后毫不犹豫地迎合他。

  夜色越来越迷人了。

  ……

  “哔哔声……”

  听到听筒里传来刺耳的忙音,钟涛的脸突然沉了下来,对旁边的仆人说:“老李,去给陈骁打电话。”

  “是的,老人。”

  叫老李的管家连忙答道,心里暗暗叹了口气,这一次大小姐真的惹怒了老人!

  第420章三个女人的生活(7更)

  全名钟,是钟家的养子。他比钟婉婷小两岁。他十岁时被人从街上接走。

  整个钟屋,除了钟主人,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,也没有人敢随便问。

  没多久,来到了钟的书房,神情恭敬,他像一样叫爷爷。然而,他没有钟婉婷幸运。是钟家的大小姐。她完全不同,因为她受到数千万人的宠爱。

  “爷爷,有什么事吗?”

  钟低眉敛首问道。

  钟涛朝他扬了扬眉毛,严厉地说道,“陈骁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我想在明天早上见到你妹妹。”

  他有点震惊,一个奇怪的闪光在他的眼睛深处闪过。他连忙答应:“爷爷,别担心!我一定会把我妹妹带回来。”

  “嗯,我相信你的能力。”

  钟涛微微叹了口气,向他挥了挥手,示意他现在就做。

  钟不敢有任何耽搁,连忙退了出去。

  没有人知道他对钟婉婷有一种不正常的依恋。他经常躲在暗处偷偷观察她。当她洗澡的时候,当她睡觉的时候,当她发呆的时候.只要有机会,他会毫不犹豫地依靠过去。

  他刚被钟带回他家,他才十岁,而她只有十二岁。当她第一次见到他时,她很高兴地对他说,钟,你将来会是我的哥哥。别担心!我会好好照顾你的。

  这一眨眼,已经过去了十多年。

  她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,但他牢牢记住了。他告诉自己不要忘记,不要忘记。

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,沦落为奴隶的姐妹

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沦落为奴隶的姐妹

博潮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