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潮新闻网

首页 > 国内新闻>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文章,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日

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文章,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日

博朝文学 2020-08-01 12:21:19 浏览量

  熟悉的音乐打破了许和小梓云之间的良好气氛,许下意识地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朝冷的方向看去。

  薛愣了一下,慕离的动作也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向许和小梓芸看了过去。

  小梓云仍是开心的看着动画片,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,但是许用有些探询的目光已经朝他的方向看了过来。

  冷突然感到一种莫须有的愧疚感,仿佛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不舒服,许若悠悠那探究的眼神也让他不舒服,冷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。

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文章,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日

  许有若感觉到了他潜意识里的动作,急忙收回了目光。

  看到许面无表情的收回了目光,薛慕然觉得这个动作比她询问的眼神更让他感到不舒服,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  熟悉的铃声继续响个不停。正在看动画片的肖子云皱着眉头,略带不悦地警告冷:“爸爸,你的手机响了。”

  “哦.是吗?”薛只觉得心虚的感觉更加强烈,愣是条件反射般的回答着,说话的语气,就好像他刚刚发现电话响了一样。

  许有若有点嘲讽的勾起唇角,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。

  薛愣是把慕离的这种嘲笑和不屑全都收入眼底,感觉很不是滋味,心里生出几分愤怒。

  他有点烦躁地拿起手机,粗鲁地按下了接听键,冷冷地对着电话说:"嘿,怎么了?"

  “爸爸……”在电话的另一端,有一个胆怯的声音,带着一些恐惧。

  薛愣了一下,慕离顿时愣住了,他很快看了许若悠悠和小梓芸一眼,有点慌了起身,拿着手机快步向阳台走去,然后发现自己这样的动作是一种作弊怕被的主办公室气呼呼,觉得很尴尬。

  但这不是他感到尴尬的时候。愣了下的慕雪稍稍调整了一下语气,对着电话说道,“诺亚,是你。我能为你做什么?”

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文章,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日

  “我.我什么都没有,就是……”她犹豫了一下,电话的另一端似乎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响动,好像有人在那边跟诺亚提醒着什么。

  冷的眼睛微微一沉,然后她听到诺亚小心翼翼地说:“爸爸,除了想你,我没什么可做的。你什么时候回家看我?”

  “诺亚是个好女孩。和你的祖父母呆在家里。这些天爸爸和公司有些关系。我做完后再来看你,好吗?”薛对着电话愣了一下,缓声说道。

  “嗯.嗯……”诺亚不情愿地说,但语气中似乎有一种奇怪的解脱感。

  “雪慕.诺亚想你,缠着我打电话给你,所以我才……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音,自然是白乐的声音。

  “我知道,你告诉诺亚,我做完后会回去看她。这么晚了,在那里过夜对你不好。早点回家。”冷的声音从刚才和诺亚说话时的温和变成了一贯的冷漠。

  白乐盛的声音被憋了一会儿,才尴尬地说:“好吧.我会让诺亚睡觉然后离开……”

  “好的,我明白了。”薛愣了一下,慕离说完话,便挂了电话。

  他站在阳台上,透过阳台上的玻璃门,看着客厅沙发依偎在一起,开心的看着许和小梓娟,手不自觉的揉着手机,心里有点无奈和愧疚。这样的情况是他无法预测的,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变成了这样,他也没办法完全忘记对方,即使白乐笙已经没有感情了,但是诺亚是他的女儿,就像小梓云一样,都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沦落到这个世界的,他

  他们都有责任,但不知道为什么,知道是这样,但他总觉得他对小梓的责任更重要。

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文章,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日

  他把理由推给刚回到他身边的小梓芸。

  但心底明白,并不是因为这样,尽管有亲子鉴定结果,但他始终不太像诺亚,而是对小梓云,但从第一面来看,不了解情况,便心生喜欢。

  他问自己,他没有偏爱儿子而不是女儿的想法,但是他不能清楚地解释他的感受。

  薛愣了一下,慕离有点烦躁,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,轻轻弹了弹烟盒,拿出一支烟点燃了它。像往常一样,他用手指夹住它,闻了闻淡淡的烟草味,看了看摇曳的火焰,吹了吹阳台上的冷风,感觉舒服多了。当手指间的烟雾燃尽,冷推开阳台的玻璃门,回到了客厅。

  第2093章:一场小事故

  薛等慕离挂断电话后,电话的另一端,笙拿着已经黑屏的手机,脸色有些阴沉。

  诺亚胆怯地看着他的母亲,他的眼睛有点躲闪,但他知道他刚才的表现不是很好,他的母亲一定很不满意。

  白乐笙看着有点害怕,又有点抱歉,低头不语的诺亚,想责怪她的话又立刻说不出来。

  她伸出手对诺亚说:“诺亚,来,到妈妈这里来。”

  诺亚抬起头,怯生生地看着她,犹豫了一会儿,才蹭蹭蹭地走了过去。

  白乐笙看到她这副恐惧和畏惧的样子,便觉得心疼。

  她把诺亚抱在怀里,揉揉她的头发,小声说:“诺亚,别害怕,妈妈不会生气的。”

  “真的吗?但是我刚才做的一点也不好……”诺亚低声说道。

  盛低声道:“没关系。你做得很好。这是妈妈的错。你不应该打电话给爸爸。”

  “妈妈……”诺亚突然抬头看着白乐笙,神色有些犹豫,但有话要说。

  “怎么了?”白乐笙问道。

  “那个.他真的是诺亚的父亲吗?”诺亚犹豫了一下,仍然胆怯地问道。

  盛的脸色突然变了。他迅速转身朝门的方向看去,看到门紧紧地关着。他严肃地看着诺亚,脸色微微一沉。“诺亚,你怎么能问这种事?父亲就是父亲,你为什么要问?”“但是其他爸爸每天都会在学校门口接孩子,拥抱他们,微笑着亲吻他们,给他们买玩具,带他们去看电影,去商场给他们买很多漂亮的衣服,但是爸爸不怎么抱我,也从来不在学校接我。

  经过我身边,现在连爸爸妈妈都不接我放学了,大家都说我没有."

  “诺亚,对不起,对不起,是妈妈的错。妈妈这些天太忙了。明天,妈妈明天来接你,好吗?”白乐笙听了女儿的话,心像针扎一样不舒服,急忙紧紧地把诺亚抱在怀里,连声说道。

  诺亚美丽的眼睛充满了泪水,咬着嘴,轻轻地点着头。然而,她心里明白,即使她母亲明天、后天、后天以及许多天后能抽出时间来接她,她也不会再去了。虽然她的祖父母对她很好,但他们并不亲密。他们只会让保姆来接她,不会亲自去学校。

  学校接受了她一次。她知道她的父母和祖父母都很忙。他们会给自己买很多美味的食物、游戏和漂亮的衣服,这是她在学校唯一可以炫耀的东西。与过去相比,她有那么多亲戚,但她仍然觉得在美国纽约一切都和以前一样。

  和约会时一样,她只是和保姆住在一起,等待着她母亲每月来看她一次的那一天。

  诺亚的眼泪不停地涌出,但她不想让她妈妈知道她是如此悲伤,所以她只能举起她的小手来擦去眼泪。

  白把女儿抱在怀里,感受着她小小的身体里的恐惧和不安。她非常清楚,把女儿送到这个寒冷的家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安全感,反而让她更加不安和害怕。

  她认为这样做没有错。她只是觉得一切都只是因为她还不是一个正式的冷甲少妇。只要她嫁给冷,一切都会回到正轨。她和诺娅都会过上最美好的生活。

  白乐笙握着诺亚的手微微紧了紧,表面几乎是阴沉坚定。

  她的动作仍然太慢,必须加快。

  当冷雪渴望回到客厅的时候,他发现小梓芸和许已经不在客厅了。他看了看沙发,拿了很多文件,但他再也没有继续读下去。他把文件整理了一下,然后上楼去了。

  楼上,小梓芸的门开了一条缝,从缝隙间透出房间里的光线。

  薛愣了一下,慕离犹豫了一下,迈步走向小梓芸的房间。

  推开门,他听到许在用流利的英语读着什么。冷仔细听了,发现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童话。对一个小紫云年龄的孩子来说,这有点复杂。

  可躺在床上的小梓芸却听得津津有味,不时向许提出一些问题,许都很认真的回答,她的声音很轻,脸上的表情也很温柔,像羽毛一样,轻轻的在他心里打转。

  愣是站在小梓芸的门口,静静地站着,用如此轻柔的声音静静地听着她的睡前故事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许的声音停了下来,冷看到她的动作幅度很小就从梓芸的小床上下来了,因为左手打着石膏,她的动作有点别扭,侧着身子,却差点碰掉床头的小台灯,许慌乱的伸出手

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文章,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日

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文章 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日

国内新闻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