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潮新闻网

首页 > 房产新闻>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,袁姗姗整容前后

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,袁姗姗整容前后

博朝文学 2020-10-26 01:03:50 浏览量

  一直躲在角落里偷看的朴志辉,忍不住捂着小嘴,一脸深情的看着裴昀欣,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喜欢自己的妹妹。

  想到这里,她不禁嫉妒起朴吉山来。她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。为什么她能得到那么多男人的关注,而且每一个都是名门子弟?自从那次事件后,她周围的男人都跑得干干净净。即使她想成为一个好女人,也没有人会相信她。

  像她这样的女人不配拥有幸福。

  朴吉山见裴云信来了,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,向他挥了挥手。“我在这里。”

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,袁姗姗整容前后

  裴昀新整了整西装,昂首阔步地走向她。马上一个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,随意点了一杯咖啡。

  没见面的时候,他以为可以保持冷漠的态度,但看到她焦急的脸和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怯怯地看着自己,他的心突然软化了,忍不住叹了口气,问道:“你找我干嘛?”毕竟他们很久没见面了。最后一次相遇是在六个月前,当时林晖紧紧地追着他们,所以他总能看到他们成双成对。即使他很难过,也只能微笑着祝福他们。

  “我昨天看见你姐夫了。”

  裴昀欣嘴角的笑容也是一僵,没想到她的开场白如此伤人。“嗯,他前几天回来了。”

  朴吉山低下头,不停地搅拌着咖啡杯里的勺子。他恨恨地说:“你没告诉我?”

  他笑了笑,觉得此时的连潇很痛苦。总之,他浑身都不舒服,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,这让他下意识地反驳,“山治,你有新男朋友了,我姐夫结婚了,我会告诉你怎么处理这些事情。加到你身上?”

  她两眼通红,以为会得到他的安慰,却没有这么直白的分析自己和裴瑞希的情况。让她深深的感觉到,她和瑞希之间有一条河,这辈子是过不去的,只能是命中注定的。

  “我,我只是想知道他怎么样了……”

  她默默地流下了眼泪,但霈云信真的很心疼。她赶紧站起来,挨着她坐下,把她抱在怀里,轻声道歉。“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说这些的,山治,我只是希望你能放开自己,重新开始更好的生活。别让我姐夫再成为你的噩梦。”

  她躺在他的怀里,哭着,只恨着当时不懂的宝藏,才会有今天这样的遗憾。“不,他从来都不是我的噩梦,这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事情,但是我知道的太晚了,请相信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这三年来,我每一天每一秒都在想他。我控制不了自己."

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,袁姗姗整容前后

  她哭得像个拿不到糖果的无理取闹的孩子,他只能默默安慰她,拍拍她的肩膀,给她最温暖的拥抱,却不知道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朴志辉手机录下来了。

  195、你这不是来了吗

  朴志辉在林晖之前做了一个调查,他的所有喜好都调查清楚了,所以我知道他喜欢下班后去公司附近的酒吧喝一杯,尤其是知道他姐姐看到了她的老情人,她怎么可能还无动于衷呢?

  所以她刻意穿的很性感暴露,有魅力深沟,红唇火红,极具魅力。大家都能看出来她是来抓男人的。

  有人故意来这里磨蹭她,都被无情的打发走了。在她眼里,只有带走姐姐的爱人,才会有复仇的快感。

  虽然我妹妹不太喜欢林晖,但是像林晖这样的好人喜欢她妹妹是不对的。

  朴智星一直不明白,姐姐这么不堪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男人喜欢,这是她最不甘心的。

  故意想出来这里喝很多酒的幻觉,假装喝醉了,看到林晖一脸疲惫地走进酒吧,准备喝一杯酒来减轻她的悲伤,她手里拿着一瓶洋酒向他走来。

  “哟,这不是我优秀的姐夫吗?你为什么一个人来这里喝酒?和嫂子喝两杯怎么样?”

  林晖皱眉。他不太喜欢他女朋友的妹妹。有些人得了,人们受不了。尤其是看着他的时候,眼神似乎在告诉他是个傻子。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。

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,袁姗姗整容前后

  平时他远离她,虽然不喜欢,但是因为他的智慧和善良,他不能把关系搞得太僵。

  “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在这里喝醉?”

  朴志辉轻笑一声,满嘴酒气。“你看,我姐夫很关心我,可我姐从来不像你这么想。”

  林晖不高兴。“我不在乎你对山治有什么不满,但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了。我不想听你说她任何坏话。”

  “她已经背叛了你,你还替她说话。它是个傻瓜。”说着,提着一个酒瓶,哼着小曲,摇摇晃晃地回到自己装满酒瓶的位置,一口气喝完剩下的酒瓶,冲着服务员招手,“帅哥,再给我一瓶?今天看到了世界上最傻的男人,比我还可怜。我好开心。”

  林晖冲过去抓住她的手腕。“什么意思?”

  朴志辉假装虚弱,瘫倒在他怀里。他怪叫道:“哎呀,姐夫,你抓的人家好疼啊。不能温柔一点吗?”

  这显然是字面上和表面上的意思,但在林晖的耳朵里,我只觉得我是徒劳的。我立刻厌恶地松开手,毫不留情地把她推到一边。“住口,明明是一对姐妹,怎么这么不一样?”

  朴智星微笑,毫不留情的讽刺他。“因为你眼皮糊了,我看了一杯绿茶,感觉好极了。她不容易勾引,但她勾引的是她姐姐喜欢的男人。你觉得她有多尴尬?”

  话落,“啪”的一声,她被林晖狠狠打了一个耳光,捂着红肿的脸,她忍不住笑了起来,毫不留情地挥动手臂,反手给了他一巴掌。

  朴志辉有自己的智商,也有自己的固执。当她为所有人绝望的时候,她发誓说你们都觉得她妹妹漂亮聪明,我就在这方面打她。之前没想那么多,因为她一直在想为什么家里什么都要数的那么清楚。所以她选择了不聪明不漂亮,生活在姐姐的阴影下,只要他们也爱自己。

  但是,那件事对她打击太大,直接扭曲了她的价值观,甚至是对家庭的看法。他们眼里只有姐姐,所以她毁了白莲花,毁了自己的名声。让我们看看还有谁会帮助她。

  后来用的招数越来越虐,却让她头脑更清醒。如果她做了坏事,她就做不清楚。以她臭名昭著的名声,恐怕全世界的人都不以她为耻,所以她很会拐弯抹角地在骗别人。她明明只有那么几句话,看到照片是最有说服力的,但是就是不想做。

  “林晖,你又不是我姐夫,刚开始工作就敢打我?”

  林晖的脸很冷,他的右手明显有一个红色的掌纹。冰冷的眼睛像一个刺骨的九曲冷池。“你敢说你妹半个字不好,我下次还是打你。”

  朴智慧哈哈阿哈笑着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上面的女人正哭着扑向一个男孩的怀里,男孩抱着她,满脸的爱意,所有的好感都在脸上,任何人都能看出男孩喜欢他怀里的女人。

  当林晖看到照片的那一刻,他的心彻底沉入了冰冷山谷的深渊。他的心不是滋味。他的脸颊被朴志辉的一巴掌烧伤,甚至蔓延到整个脸颊。就像头上戴着绿帽子被羞辱一样。

  在朴智星面前,他无法表现出其他的情绪。因为他丢不起那个人,只能讽刺的说:“你现在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挑拨我和你姐的关系吗?”

  朴志辉冷冷一笑。“你脸上的金少,你想戴多少顶绿帽子,与我无关,但现在朴山治是你的女朋友,你不能控制你的女朋友,你在想着你的前男友,不想放过她前男友的侄子。她真的不愿意孤独!”

  虽然是朴稷山,但却像一记无形的耳光,重重地打在他的脸上。

  朴智星挥挥手,“帅哥,我的酒呢?”

  帅哥马上送来一瓶洋酒,她开始仰着脖子倒,直到眼泪流了出来,她在吧台上狂哭到停不下来。外面的其他人纷纷看着林晖和朴志辉,有些人已经猜到了。“一定是那个人做错了什么?”

  “我不这么认为。是那个女人做了对不起那个男人的事。你看到了吗?这个人的脸色不太好。看上去他戴着一顶绿色的帽子。”

  林晖看上去很尴尬。现在,她只好哄朴志辉,抢了她的酒杯。“别喝。”

  “你在干什么?我和严没有关系。我控制不了别人。我不能用酒精来消除它。”

  这似乎只是在骂林晖。朴吉山是你女朋友。如果你控制不了别人,那和浪费没什么区别。

  林晖举起手中的杯子,开始给自己倒酒,然后沮丧地擦去嘴里滴下的酒。“借酒消愁的应该是我,而不是你。”

  朴志辉低下头,眼里闪过一丝成功,招呼着手边的服务员。“帅哥,再来一瓶,记他的账。”

  听完她的最后一句话,林晖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,看着朴志辉说:“其实你也有可爱的一面。”

  “不要夸我,夸我,我喜欢的人也是云云信,不是你,你还是留着我妹妹的白莲花好好生活吧!”

  “你为什么这么恨你妹妹?”因为林晖喝得太多,有些人在大舌头说话,也许是因为他喝醉了。此刻,他似乎没有那么讨厌了。他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如果你是因为那个丑闻,我觉得你不应该恨你妹妹。她其实对你很愧疚,不是不想保护你,而是太脆弱了,根本打不过那些人。为此,她也有深深的自责和愧疚。他也讨厌朴智星,因为他听说了当年的丑闻。他一直觉得她是个没脑子的草包,但今天看到她,发现她好像有点不一样。

  想起三年前的那件事,她眼神加深,淡然一笑。“没想到姐姐真的什么都告诉你了?”她是干净的,但最后她是冲动的,不讲道理的,她就是保护不了她。那为什么她只恨朴智善,却不恨哥哥,连当时的衣服都不恨。任何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是因为她选择了保护姐姐,但她并没有真的尽力保护自己,而哥哥却在最后一刻维护她,所以即使她真的被那么多人带走了.

  “你要在这里喝酒,就别提她了。”

  两个人开始默默喝酒,好像看谁喝的多,谁喝的好。

  朴志辉恍恍惚惚跑到卫生间,捂着嘴,强迫自己吐出来,吐了半天,才觉得肚子里的东西都吐了,洗了把脸,扶着墙出去了。即使脑袋晕晕的,意识也很清醒,甚至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。

  上前扶住了林晖,推开了喝大了的林晖,故意叫了几声小叔,以换取他吱吱的声音,仿佛在说话,又仿佛她什么也没说,她从林晖的衣服里掏出钱包,付了酒钱,然后重重地吊着他。他们一起跌跌撞撞地走出酒吧,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,开了一个房间。

  她进房间的时候天旋地转,脑袋晕晕乎乎的,只能闭着眼睛才能感觉好一点。

  他直接被扔到地上,她躺在地毯上,却没有回来。然后她斜眼看着林晖,发现他正专注地看着自己。她火热的眼睛几乎融化了她。她忍不住想胆怯地缩回去。想到自己心中喜欢的人,她抿了抿干裂的嘴唇,忍不住闭上了眼睛,却不知道这个动作在一个醉汉的怀中是极其诱人的。

  林晖喜欢朴稷山,即使他喝醉了,他也知道这一点。但是,面对长得很像的朴吉山姐姐,他不禁恍惚起来,以为自己真的是自己喜欢的女人。

  伸出手,搂住她。在欺骗她之前,她直接吻了吻她的唇,粗粗的声音里迸发出一个令人心寒的名字,“智慧是好的……”

  朴志辉忍不住浑身发抖,眼泪从眼眶里滑落。如果他没有叫出帕克山治,她可能会毫不犹豫地推开林晖,试图为她喜欢的人保留最好的一面,但当他叫出他妹妹的名字时,她忍不住大声喊叫,甚至咆哮,为什么,为什么?她一辈子都逃不掉朴智善的阴霾吗?

  不,她想报仇。她攫取了朴智善的一切。如果她得不到幸福,朴吉山也不会得到。

  她伸出颤抖的小手,拥抱了林晖,并主动回应了他热情的吻。

  那天晚上,他们阴郁地缠绵着,几乎是累到了极点才睡着。

  *

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,袁姗姗整容前后

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 袁姗姗整容前后

房产新闻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