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潮新闻网

首页 > 房产新闻>日批小说,宝贝慢慢来吃得下的

日批小说,宝贝慢慢来吃得下的

博朝文学 2020-10-18 03:26:27 浏览量

  “你还有力气踢我吗?”

  “踢死你!”

  “好!”

日批小说,宝贝慢慢来吃得下的

  “嗯.啊,放轻松!”

  “偏力!”

  ……

  一个小时后,白玉堂和詹昭一起出来,詹昭已经洗干净了,然后恼羞成怒,但腰酸背痛。才九点,他们就上床睡觉了。

  十一点半,两人被闹钟吵醒,白玉堂打扮得神清气爽。他看见詹昭坐在床上咬牙切齿地说:“猫,你也好看。都说是大补,而且往往对身心有益.噗……”

  偷腥的老鼠还没满意就被愤怒的猫扔过来的枕头砸到了!

  密码杀手23男性恐惧症

  中午,白玉堂和詹昭点了一份很热的外卖吃。两人共同解决了一个披萨后,还每人吃了一个鸡腿汉堡,一大杯可乐带着一大包炸鸡蛋挞走出去进了电梯。和两个学生般的少年坐电梯,都很胖,讨厌看到两个成年人满嘴嚼油还保持着超级好的身材。白玉堂看了两个小胖子一眼,笑道:“你想减肥吗?教你一个在浴缸里锻炼消耗最多热量的方法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就被詹昭狠狠地踢了一脚。

  ……

日批小说,宝贝慢慢来吃得下的

  詹昭和他的学生约好在一家养老院门口见面。

  “猫。”白玉堂接过展昭塞到嘴里的蛋挞,边开车边问:“那个养老院好像不对精神病人开放吧?”

  詹昭点点头,舔了舔鸡翅。“嗯,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和心理疾病。也是一种休养。”

  “?”白玉堂很不解。

  詹昭拿着餐巾擦擦白玉堂的嘴,顺便塞了一只鸡腿,说:“叶凌伤了很多人,是个非常危险的病人。”

  “她看到男人会不会捅刀子?”白玉堂很好奇。“那医院的男医生呢?”

  詹昭耸耸肩。“我不知道。等着瞧吧。”

  “你打算怎么对待她?”白玉堂问。

  “嗯,叶凌发生的事情太疯狂了,这是关键。她为什么无缘无故得了男性恐惧症,如果她了解情况,会很有帮助的。”詹昭想了一下说:“我想看看能不能让她冷静下来,然后催眠她,让她想起当年发生的事。”

  白玉堂点点头,扬起眉毛。“我希望她不会拿着刀为我们服务。”

日批小说,宝贝慢慢来吃得下的

  开了半个小时左右,到了养老院门口。外面停着一辆红色的汽车。恰好有一个身材矮小,婴儿微胖的年轻女子走过来,手里拿着一大堆资料。

  白玉堂的车停在两辆红色轿车旁边,詹昭透过车窗向女孩招手。“茉莉。”

  “詹博士!”董茉莉一边用肉呼呼的手和詹昭打招呼,一边好奇地看着停车的白玉堂。

  “吃饭了吗?”詹昭问董茉莉,递给她一个汉堡。"有汉堡包和蛋挞."

  董茉莉摸着下巴,看着车里那堆麦当劳肯德基的包装纸,愤怒地瞪着詹昭。“吃不胖的人是被马踢的!”

  詹昭哑然失笑,“那你吃不吃?还有什么?”

  董莫莉伸出手,接过汉堡包。“吃!”

  吃汉堡的时候,董莫利看着下了车的白玉堂,问詹昭,“詹医生,这是白警官?”

  詹昭点点头,白玉堂走到詹昭面前,对董莫利笑了笑。“你好。”

  董茉莉拿着汉堡看了看詹昭,又看了看白玉堂,心里陶醉了。“好治愈,我的心跳得好快……”

  说笑了一会,三人进了养老院。

  “凌见到我们了吗?”詹昭问。

  董莫利摇摇头说:“她最近的治疗没有改善。原来的恐惧发展成了一种暴力,很难处理。”

  “她完全不记得过去了?”詹昭问。

  董莫利摇摇头。“很难说是有意识的遗忘还是意外导致了她的失忆,但她过去经历的事情应该很可怕,所以她被吓成这样,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。”

  “你不能从远处看吗?”白玉堂问。

  “哦,没关系。”董莫利挥挥手说:“只要你离她十几步远,或者你在一扇玻璃窗和一扇门中间,你就可以和她说话。就像普通人一样,你可以在路上路过,只要你不跟她对视。”

  “这么奇怪?”白玉堂很纳闷。

  “换句话说,她的男性恐惧症,害怕的不是男人,而是男人的亲密接触。”詹昭道:“好说话。”

  “叶凌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。她厌食抑郁,容易自大。我觉得如果她再治不好,可能就呆不了多久了。”

  “这么严重?”白玉堂大吃一惊。“有没有这样一种方式让你委屈了自己?”

  詹昭无奈。“死于抑郁症的人更多。像你这种比碗还粗的小白鼠是不会懂的!”

  白玉堂看了一眼詹昭,轻轻抬手在他后腰屁股的位置拍了一下。

  詹昭惊呆了,但与此同时,她听到一个可怕的女人在前面的一个房间里尖叫,“啊!”然后,房间里传来扔东西的声音,他们认出那是走廊尽头房间里传来的噪音。

  “那是叶凌的房间!”董茉莉惊呆了,看到孩子们没锁门。“哦,有人进去了!”

  詹昭和白玉堂对视一眼,心里一紧,这不会是有人想伤害叶凌,毕竟她是这次事件的重要知情人。

  白玉堂急忙冲过去开门。我看见一个白人妇女在房间里,手里拿着一把刀。一个人靠墙站着,肩膀上有血,抓着肩膀。“叶凌,叶凌,冷静!”

  詹昭也跑了进来。当她看到它时,她看到叶凌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。她脸色苍白,一脸惊恐地盯着那个男人。刀上沾满了血。而看着那个人,詹昭和白玉堂深深皱起了眉头。——是张华。

  “玲玲,别激动,是我。”董茉莉想上前,被白玉堂拦住。叶凌现在的情绪太不稳定了,所以最好不要靠近。正当白玉堂想上前掏叶凌手里的刀时,她突然听到“叮”的一声,叶凌手里的水果刀掉在了地上。她睁大眼睛,盯着门的方向。他们转过身来,站在门口的是詹昭。

  詹昭也被她看到了,她下意识的回头。她身后没有人。这时,她听到叶凌哭着喊着:“最后!”然后扑了过来,一把抱住詹昭的腰。

  “呃……”詹昭僵在原地,不解地看着人群,董茉莉睁大了眼睛,也是一脸惊讶,而白玉堂则侧目站在一旁。

  “最后,你终于来看我了。对不起最后,你生我的气。”叶凌搂着詹昭哭得嘴破血流,连连向“迟到者”道歉。

  白玉堂转向张华。“展昭长得不像郝。”

  张华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郝穿的是送给他的那件砖红色毛衣。”

  大家都知道詹昭今天穿的是一件砖红色的毛衣。

  此时,外面的医护人员也赶来了。白玉堂出示证件让众人退去,拿起地上的刀,检查了一遍,确定房间里没有刀,点点头。

  詹昭伸手拍了拍叶凌,道:“叶凌,我们去屋里坐坐。”

  叶凌仰起脸看着詹昭,问道:“末末,你为什么叫我叶凌?你不是一直叫我玲玲吗?你还生我的气?”

  “没有。”展昭赶紧摇摇头说,“来,玲玲,我们坐那边。”

  叶凌笑着点点头,拉着詹昭的手,在床边坐下。她刚坐下就扑到詹昭身边。“到最后,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了,再也不会原谅我了!”

  詹昭尴尬地看着白玉堂,白玉堂嘴角抽了两口烟,向张招手,跟他一起向门口走去。

  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白玉堂问:“你怎么知道叶凌在这里?”

  张华小声说,“叶凌已经放学了。她需要医院证明才能交给学校。我根据停学证明找到了她治疗的医院,然后就在这里发现了。”

  白玉堂点点头。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张华无奈地说,“听说叶凌的病情很严重。没想到这几年她过得这么差,就想见见她。没想到……”

日批小说,宝贝慢慢来吃得下的

日批小说 宝贝慢慢来吃得下的

房产新闻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