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潮新闻网

首页 > 博潮教育>在火车跟妈妈睡一个铺,用毛笔轻轻刷扫花珠

在火车跟妈妈睡一个铺,用毛笔轻轻刷扫花珠

博朝文学 2020-10-17 19:47:17 浏览量

  徐正东想了想,“呃.你不会在下个月27号结婚。我应该在30号求婚。”

  “30号?有什么特殊含义吗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选择30号?”

在火车跟妈妈睡一个铺,用毛笔轻轻刷扫花珠

  “我觉得30这个数字很顺眼。”

  徐歌逸:“……”

  *

  午餐时,刘景炎与许歌通了电话。

  知道她和徐正东在一起,三个人一起吃了午饭。

  只是刘景炎喊了蒋猛一声,并没有告诉徐正东和许歌。

  当许歌也看到蒋猛和刘景炎一起走过来时,他突然吃了一惊。

  昨晚,她告诉刘晶,她对蒋猛有点动心。现在他们两个走到了一起。什么意思?

  徐正东对于他们两个在一起,也有一种惊讶。

  许歌一开始也没说什么,就准备静观其变。

在火车跟妈妈睡一个铺,用毛笔轻轻刷扫花珠

  四个人吃的不是大餐,是小火锅里的火锅店。

  点完菜,四个人开始渐渐聊起来。

  蒋猛第一个发言,直接进入了昨晚的话题。

  “格夫曼叔叔阿姨昨晚没有为难你吧?”

  许歌也哼了一声,直接脱口而出:“你这个人渣!”

  蒋猛:“…”

  刘景炎忍着笑,嘿,看来他们两个在“对付”情敌的时候,还是会有一个让我感受到神圣独角兽的和谐心跳的时刻。

  “是的,我是人渣。但是.人渣也有爱。”

  哇,擦.

  刘景艳冷冷地抬起眼睛,看着蒋猛。这个男孩会再来这里。

在火车跟妈妈睡一个铺,用毛笔轻轻刷扫花珠

  “这个我知道,不谈人渣,动物也有爱。”

  蒋猛:“…”

  刘景炎突然觉得许歌在这方面肯定比他高。

  “你说的是暗号?”徐正东这个像外人一样的人,一直在听他的傻圈。

  “蒋猛,我结婚了,我结婚的对象是卢景炎。这说明我是一个一贯的人,所以即使你再等我四年,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结果。”

  “你嫁给陆敬严是因为你一贯如此,而不是爱他?”

  许歌也瞪了蒋猛一眼,怎么老喜欢抓她的语病。

  就在许歌准备反驳的时候,卢景炎突然握住了许歌的手:“你可以和东子合资,这说明你的脑子不是转不过弯来的。为什么在遇到这么明确的事情之前就傻了?”

  蒋猛叹了口气,咯咯地笑了起来:“我喜欢它,我想我没有能力与网格和平相处。”

  许歌也疑惑地蹙着眉头,她很容易相处。

  “这是真的,格子跟我在一起,我没说过一句脏话。”

  嗯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尴尬!

  事实上,许歌仍然不时地迸出一些脏话。只是他们心里都在喊.

  “我其实不想让沈弥继续等我,所以昨晚就占了格子的便宜。”

  “我去.蒋猛,你真是个败类!开什么玩笑?你利用了我?我是个已婚女人,你就不怕毁了我的婚姻吗?混蛋!”

  蒋猛:“…”

  他完全被骂的不知所措,因为他觉得直到他继续说他还喜欢许歌,或者不想伤害沈弥,他才这么做。

  都是错的!

  徐正东无语的在他身边咯咯直笑。

  “我真的忍不住想说几句。蒋猛,我妹妹的美德只有在靖颜失明的情况下才会被人喜欢。你瞎了吗?”

  徐歌逸:“……”

  “有吗.她根本不喜欢你,虽然一个女生只会在喜欢的人面前骂人。但是我妹妹在你面前说脏话,绝对是真的骂你!你算什么!”

  徐歌逸:“……”

  噗,捂胸喷血.

  “虽然她在景颜面前装可爱装无辜,但景颜一眼就能看出她是装的。你也知道,靖颜已经砸了这么多了。通常对于格子来说,绝对是一瞥。”

  徐歌逸:“……”

  滴答!许歌也觉得他的血容量几乎是白色的。

  在许正东失去了许戈义之后,许歌也深吸了一口气。“宝贝.你可能不会看到你出生后唯一的尴尬。”

  徐正东:“……”

  许歌也笑着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徐正东。“哥哥,保重。你是我和井研孩子之间唯一的大叔。”

  “你放心,我能活到那个时候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徐正东差点把嘴里的水喷出来。因为这个简单却充满杀气的词不是许歌说的,而是坐在许歌旁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鲁静说的。这时服务员也把他们四个人点的火锅汤底和菜端了上来。

  虽然许歌是河阳人,但他真的不能吃辣。我点了一份猪骨汤底,刘景炎和蒋猛也点了,只有徐正东点了一份麻辣汤底。

  过了一会儿,汤底开始沸腾。

  许歌也习惯性地等着陆京燕给她带食物。刘景炎不需要许歌说话和理解,好像这是必须的。

  给许歌也夹了她喜欢的菜放进小火锅后,他开始夹自己的。

  这些蒋猛也看在眼里,当时他轻松的语气唉。“看来我应该庆幸靖颜没有放弃网格,网格没有为我留下靖颜。”

  许歌也看了一眼蒋猛。这个人渣还想要什么?

  “我可能做不到这种事情。为什么我饿了?我要给别人吃的。”

  徐歌逸:“……”

  不是泡妞高手吗?你不能这么做?

  “电网现在怀了我的孩子。如果我连这个都得不到,那我猜它就跟你一样。是渣。”

  许歌也得瑟的看着蒋猛,听到了吗!

  “看来你真的该找个女朋友谈一场恋爱了!”

  “我现在被男人包围了。哪里可以找到女朋友谈恋爱?”

  “沈弥不是女的吗?”

在火车跟妈妈睡一个铺,用毛笔轻轻刷扫花珠

在火车跟妈妈睡一个铺 用毛笔轻轻刷扫花珠

博潮教育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