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潮新闻网

首页 > 博潮教育>男兵澡堂,坏叔叔总裁的灰姑娘

男兵澡堂,坏叔叔总裁的灰姑娘

博朝文学 2020-09-16 10:00:38 浏览量

  岑清河的声音从卧室传来,“我刚给他打过电话,他很忙,我想还有别的事。”

  沈对说:“你会惊讶吗?”

  岑清河说:“他生日会给我什么惊喜?”

  沈对说:“你不知道,是吗?我听说我哥哥前阵子去日本给你买礼物了。”

男兵澡堂,坏叔叔总裁的灰姑娘

  岑清河一听,半裸着身子,闪身出去,看着沈。“你确定吗?他去日本出差了,是吗?”

  沈看起来很自豪,我什么都知道。他抬起下巴回答道:“我消息灵通。”

  岑清河的胃口被她提了起来,她大声问:“他要送我什么?”

  沈卖给一个关子,“那我就不说了。如果我说了,就不会有意外了。我哥哥知道我还是得骂我多嘴。”

  岑清河回忆起他的唇角,轻笑着回答:“他也在浪漫的路上……”

  沈对说:“我哥哥不轻易宠人,宠人,啧啧……”她故意摇了一个激灵,表示恶心。

  岑清河心里自然高兴,穿上了一条刚刚过了腿的白色长腰毛衣裙,她提着一双及膝的黑色高跟鞋。

  她的腿又长又直,又瘦又多肉,她的靴子又紧又性感。

  沈从他身边啧啧有声:“我哥真是高兴。我最喜欢我的长腿妹妹。”

  岑清河说:“我想给你一双。”

男兵澡堂,坏叔叔总裁的灰姑娘

  沈盲目地说:“算了,你过膝吧,我在我的大腿根。”

  岑清河被逗乐了,一边聊天一边换衣服。收拾好东西后,岑清河穿着黑色大翻领羊绒风衣。她问沈,“这样可以吗?”

  沈上下左右看了看,点了点头,回答说:“我哥哥非常喜欢。”

  岑清河说:“那我就放心了。我们直接去酒店吧。”

  从冰箱里拿出蛋糕盒,拎上礼品袋,岑清河带着沈和出了门,在去盛天大酒店的路上,岑清河和蔡心远打了个电话,蔡心远带着金和,就要去酒店了。

  沈从包里翻出黑色的围巾。岑清河一挂上弧线,她就忍不住问:“是你自己织的吗?”

  岑清河回道,“怎么了?可以吗?”

  沈对说:“清河,你太热心了。我哥哥肯定会喜欢的。”

  岑清河说:“我以前给他织过一件毛衣,现在差不多完成了。他去了日本,把第二个孩子放在这里。我整晚都没看。第二天,毛衣变成了一个领口。我本来想给他一件毛衣。看看我,我的手指越来越细了。”

  第556章为难他,笑笑

男兵澡堂,坏叔叔总裁的灰姑娘

  当岑清河和沈到达胜天大酒店门口时,他们正赶上蔡心远和金。他们一起进去,乘电梯到了顶层。今天是尚绍成的生日。根据他的身份和背景,生日宴会应该特别举行。然而,由于他的个性,他一年到头都呆在国外,在这个国家几乎没有朋友。他提前订了一个豪华包,里面有一张大桌子,可以容纳几十个人。

  服务员把几个人带到包间门口,推门走了进去。在他能看见任何人之前,他已经听到了噪音。这个包间特别大。左边是休闲区,右边是用餐区。几个人走到左边,看见许多人坐在沙发上。

  岑清河第一个向熟悉的面孔打招呼:“任兄,宣兄。”

  在看到岑清河的同时,陈博轩也看到了她身边的蔡心远。他英俊的脸庞保持着惯常的灿烂笑容。他大声回答:“过来坐下,主角来了。”

  沈也一一打了招呼,岑清河来到陈博轩和沈身边,发现沈身边坐着一个气质特别出众的年轻女子,她很白,穿着一件淡橙色的高领毛衣,下身黑色牛仔裤,脚上一双黑色的,整体穿着显得格外低调随意。

  岑清河走近,两人四目相对,她暗叹,很少有女人能把短发控制得恰到好处,利落却不失女人的魅力。

  女人朝着岑清河勾起唇角,微笑,岑清河突然觉得,温柔平静应该是这样的。

  她也张开嘴,以更加灿烂的微笑回应。沈看了看,出声说道,“何晴,邵诚的女朋友。孙小飞,我的女朋友。”

  那是沈的女朋友。岑清河和他相识已久。只是听说他有女朋友,但他从未见过它是什么样子。今天她终于见到了本尊。她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,笑着说:“你好,终于见到你了。”

  孙小飞张开嘴,他的声音和其他人一样温柔。“我也听到关仁提到过你。他说你很有趣。”

  岑清河笑着说:“我有点粗心,不要害怕。”

  孙小飞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,像是印证了沈对岑清河的评价。他真是一个有趣的人。

  大家互相打着招呼,蔡鑫源看到了陈伯轩,自然点头微笑,陈伯轩也和往常一样,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沈在海城长大,对海城帮的人越来越熟悉。他一到就被拖去聊天。当不止一个女人的时候,每个人都充满了交谈。周问:“你家在哪里?”

  沈对说:“在来的路上。”说完这话,她转过头来,故意说:“你的邓伟可在哪里?”

  谁不知道周喜欢上邵市,谁不知道邓伟科喜欢周?当沈听说这话的时候,立刻用眼神给了周一个奇怪的反驳,“谁家的?他不是我的家人。”

  沈笑了起来:“别不好意思承认。你们两个在一起这么多年了。你确定什么时候公开?让我们知道。我们都很忙。”

  四周一个都不接茬,因为大家都知道沈和周的八字,两人从小到大。

  周被沈打上了的烙印,但他无法反驳。他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说:“你还是那么愿意和别人匹配。你为什么不成立一个婚礼公司?我肯定会参与其中,确保我不会输。”

  沈的脸上并没有变色。“谢谢,不差钱。”

  说完,她对不远处的岑清河说:“喂,嫂子,我等会儿开一家婚礼公司。你让我哥哥加入了公司。我会先为你们俩组织一场婚礼,并给你们一个名字。”

  岑清河正在和聊天,一时间不习惯于嫂子这个称呼,她起初也没反应,直到蔡鑫源给了她一个胳膊肘万,她才抬起头来,发现对面的一群人都在看着自己,脸色不一样,尤其是周,拉着一张脸,她哪里惹她了?

  沈怕别人不知道岑清河是商少成的女朋友,一口一个嫂子的叫,直叫岑清河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有人为周扫了的道,笑着说:“叫我嫂子还为时过早?或者你有什么东西落到别人手里,不得不跟着去做?”

  沈歪着腿,把胳膊搭在胳膊上。他淡淡地嗤之以鼻,回答道:“尚绍成是我哥哥,岑清河是我哥哥的女朋友。我不在乎她是不是叫嫂子,我是不是叫你嫂子?我叫你嫂子,你敢答应吗?”

  这边是呛人的胡茬,后面的包厢门又开了,连同门的三个人,分别是商绍成、周、和。

  岑清河看到了商号城。他穿着一件齐膝高的黑色军装外套,胸前有两排暗金色纽扣。他在袖口和肩膀上穿着同样颜色的条纹,脚上穿着黑色及踝系带军靴。她长着一张如此英俊、禁欲的脸,骨子里有一种高傲的气质,她实在太英俊了,不能闭上她的腿,更不能闭上她的嘴。

  周是和选择的人,但岑清河的眼里只有商少成一个人,她看到他不禁勾起唇角,满以为他很快就会在人群中看到她,然后向她走来。

  商少成的确是朝着人群走去,没错,但他不是第一个出声向她问好的人,而是沈身边的。

  “我们到了。”声音总是低沉而悦耳,脸上带着几分柔和的神情。

  孙小飞微笑着说:“生日快乐。”

  "谢谢你"

  岑清河坐在孙小飞的旁边,另一边是蔡新媛,蔡新媛看到商少成,懂事的儿子马上挪到一边,想着商少成挪个位置。

  尚少成走到陈伯轩身边,漫不经心地说:“你说吧。”

  在整个行程中,他都没有跟岑清河打招呼。岑清河心里很惊讶,抬头看着他。他背对着她脱下外套。他的外套被随手扔到了一边。里面是一件白色的羊毛衫,坐在陈伯轩身边。他和附近的人交谈。

  他似乎也没有不开心,但奇怪的是他没有和她说话。

  正说着,不远处的沈提高了声音说:“哥,你跟清河商量过穿白毛衣的事了吗?”

  岑清河也穿着一件白色的毛线裙。尚绍城终于见到了岑清河。这两个人四目相对,面面相觑。他英俊的脸和往常一样,而她的脸比往常化了更精致的妆,明亮动人。

  商绍成看着她,给了她一个微笑,岑清河不知为什么他看起来有些尴尬,视线不开,以为他是故意的。

  在娱乐区,每个人都坐在一起聊了10多分钟。当服务员敲门进来问是否可以走的时候,尚绍成说:"走吧。"

  他先站起来,其余的人跟着他走到桌前。岑清河走到他面前,拉着他的手,抬头看着他,低声说,“我一天没见你了,你不想要我吗?”

  汤少成心里哽咽,低头看着她。他非常努力地勾起嘴唇,低声说道:“你想要我吗?”

  岑清河微微撅嘴,低声说道:“我很清楚。”

  商绍成不是不想说话,他是喉咙发紧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她拉着他的手,他把她带到桌子旁。

  不管桌子上坐了多少人,王座总是留给他的,而他旁边的一个位置必须留给岑清河。

  两个人坐在一起,没有说话。桌子上有人大声说:“为什么少城这么憔悴?你昨晚睡得好吗?”

男兵澡堂,坏叔叔总裁的灰姑娘

男兵澡堂 坏叔叔总裁的灰姑娘

博潮教育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