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潮新闻网

首页 > 博潮教育>活儿还不是很熟,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

活儿还不是很熟,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

博朝文学 2020-08-01 20:52:59 浏览量

  “都是你爸爸的错,否则你不会这么内疚!”马秀梅现在真的很想把女儿带出来。

  “妈妈,我真的不想呆在这里!”卢一佳不相信她的死。有一天她真的住在监狱里。她从未有过恐惧。

  “别担心,你父亲已经和里面的人打过招呼,会给你特殊待遇的!”马秀梅开始安慰。

  "不管待遇有多特殊,都没有办法住在这里!"陆一佳的梨花因雨而哭泣。

活儿还不是很熟,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

  “贾加,你坚持,你父亲和我会为你争取减刑的!”马秀梅的眼里充满了深情的泪水。“都是那些爱管闲事的关淼。不然,我们怎么能招惹卢佳呢?这一次我们必须先忍受它!”

  刘明达可是军区司令员,虽然这一次给了卢永建面子,但是态度却冷淡多了,这也是让马秀梅不安的地方,毕竟关于这个人的仕途,说不生气那是绝对假的。

  卢一佳狠狠咬着下唇,心里恨恨地咒骂着。他对关淼恨之入骨。

  要不是那个女人一直在保护夏爽,她绝对不会输得这么惨!甩了她嘴的是关淼,送她进监狱的是关淼。她绝不会让那个女人过上好日子!

  从他那身精致的囚服中退下来的陆一佳,失去了从前的傲慢,但多少有些残忍。他的眼睛似乎中毒了。

  “贾加,你什么都不想想,熬过这一次,一切都会好的!”

  看着这样的卢一佳和马秀梅真的很心疼,但她也只是无缘无故地恨,无缘无故地把这样的恨植入女儿的心里,埋下更深的冤假错案。

  在妙妙二楼的主任办公室里,李萍靠在落地玻璃窗上,一动不动地站着。

  昨天她被送到医院时,她没想到会在手术门口遇到刚做完手术的舒月华。莫莫的目光和轻蔑的眼神已经把她送进了地狱。

  “既然我们已经见过面,那我们就谈谈吧!”舒月华摘下脸上的大口罩,没有说任何温暖的语言,这让李萍充满了焦虑。

活儿还不是很熟,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

  李萍低着头,慢慢地跟着舒月华进了她的办公室。可以看出,她已经很累了。

  “阿姨,你已经做了半天手术了,我们先休息一下吧!”李萍主动表示了她的关切,尽管她知道在舒月华看来这些都是假的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离开唐叔!”舒月华靠在宽大的办公椅上,声音很冷很直。

  “我——”李萍的指节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角,不敢面对舒月华轻蔑的目光。

  “别告诉我你有多爱我,更别说你有多爱我的儿子!”舒月华不想听李萍的废话,“你爸爸因病去世了,你哥哥大学毕业了,还有你姐姐今年的高考。我想我儿子对你家人的支持应该结束了!”

  李萍没想到舒玉华自从上次在唐叔的公寓见过她一次后,就这么硬着头皮去调查,心里的寒意越来越重。她还能解释什么?面对这些实际需求,感觉变得苍白无力。

  “我给你两条路!”显然,舒月华不想知道李萍的想法。

  “首先,你可以继续纠缠我的儿子,向她提出最后的要求,但我保证你家里的每个成员都不会有好的未来。你哥哥一毕业就可能失业,而你姐姐会遭遇各种事故并错过大学。不要怀疑我的能力,我想我能做到!”

  “第二个怎么样?”李萍鼓足勇气问道。

  舒月华的唇角勾起了一丝讥诮,仿佛一切都如她所料,“第二,如果你离开我的儿子,毕业后我会亲自负责你哥哥的工作,自然会是理想的单位。我将负担你姐姐几年的大学费用,我也将负责这项工作。”

活儿还不是很熟,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

  “真的吗?”李萍抬起头,她已经没有出路了。

  “我不需要像现在这样和你玩游戏,但如果你敢捉弄我,我相信他们会更痛苦,不会像不工作那么简单!”舒玉华一脸的狠厉,完全是对付敌人的表情。

  “虽然你把第一次给了唐叔,但这也是一次有偿的交换,所以你没有什么可失去的,但这要是给唐叔死缠烂打的有些不道德。对付不道德的人,我当然不会使用任何道德手段。”

  李萍的唇角勾起了一种苦涩的感觉。他忍住自嘲的眼泪,拿出合适的姿势进行谈判。“你想让我怎么离开?”

  “这很简单。离开苗苗,离开这座城市,彻底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,包括唐叔的朋友们的生活!”舒月华没有留下任何空间,甚至剥夺了李萍交朋友的权利。

  “当然,我建议你可以出国留学几年。时间会改变很多事情,丰富你。我可以为你提供学费,但相应的生活费用将取决于你!”

  舒月华并不友善,但她觉得这样的距离对她的要求来说是最安全和最好的控制。没有足够的开支,回家并不容易。

  “不过,估计你会给唐叔写封信。内容可能必须像我说的那样写。我相信这个要求对你来说不会太难!”

  哈哈——

  李萍放肆的笑了起来,这是对自己生命的蔑视也是对生命的嘲弄,她和唐叔从一开始就是一笔交易,但为什么还是有心痛的感觉,她明明交易到了最合适的待遇,为什么不开心快乐呢?

  “别担心,那个人的钱可以帮助人们消除灾难。既然我愿意和你做交易,我自然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!”

  当他的父亲去世时,他把他的弟弟和妹妹给了她,即使他没有能力,她怎么能放弃现在他可以给他们更好的发展?而唐叔一直是一个金钱至上的人。虽然他们更依赖对方,谁能保证这种依赖长久?弟妹的未来更现实!

  "你确定你已经反复考虑过了吗?"舒月华对李萍的个性不是很放心。一个能自我交换的女人实在是太谦虚了。

  “我没有反悔,你可以看看下面的事情,接到你的通知后我会出国离开,到时候唐叔自然会认为我是个虚荣的女人,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!”

  “你是个虚荣的女人,只是我们唐叔太单纯了,给你喂奶,而我是母亲,要处理善后事宜!”舒月华白了李萍一眼,谁也没有多少美女,一脸的不屑。

  敲门,敲门,——

  轻轻的敲门声让李萍的思绪回到了现实。他惊慌失措地调整了自己的外貌。李萍打开了办公室的门。

  “你怎么了?你的眼睛是红色的。你哭了吗?”关淼昨天觉得李萍有点不对劲。离开卢之后,就想着过来看看。

  李萍使劲扯了扯唇角,给了关淼一个安心的微笑。"昨天那样看着孙,让我想起了爸爸离开的时候."

  "哦!"关淼把李萍带到沙发上,松了口气。他拍了拍李萍的手,安慰他说:“这位老人得了这种病,后来受了很多苦。这样下去也是一种解脱。你必须克服它!”

  “我没事,也就是说,我突然感觉到了这一幕!”李萍拍了拍关淼的肩膀。“我真的感到很幸运,在我的生活中遇到了像你这样的朋友。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再遇到像你这样的朋友。”

  “你真了不起!”关淼挑了挑眉毛,总觉得李萍看起来有点难过。

  “你是我的老板,所以如果你激起对你的感情,你就不会吃亏!”李萍试图找到被嘲笑的感觉。

  “对了,你和唐子打算怎么办?”关淼仍然担心自己的未来。看到他周围的姐妹都要结婚了,李萍变老了。

  “我们在哪里有什么计划?我对他的计划是,他每月定期给我的钱足以维持我家人的所有开支。”李萍的嘴唇有点苦涩。“我父亲现在不在了,我终于可以存点钱了。放弃弟弟妹妹后,我也可以为自己做一些计划。”

  “你不会想告诉我你和唐子到目前为止没有感情吧!”关淼对李萍假装轻蔑的态度有些让人无法接受。

  “我能在他面前谈我的感受吗?从一开始就是一笔交易,到最后只是一笔交易!”李萍已经在心里给了自己这个结果,这只是时间问题,但她相信舒月华一定很快就做了这种事情。

  “唐子是有点漫不经心,但他对自己的工作还是很认真的,绝对不是简单的交易。你应该试着沟通!”关淼拉着李萍的手。“我希望你能幸福。你应该为自己努力!”

  “嗯,我知道!”李萍轻蔑地笑了笑,把警卫从沙发上拉了起来。“如果你继续这样说话,估计我们可以直接去吃午饭。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!”

  关淼向李萍吐了吐舌头。“哼,你敢拒绝跟总经理说话,你丫就惨了!”

  “没有个人恩怨!”李萍扬起眉毛。

  “必须被无情地镇压!”关淼的气势很高。

  “小心,我会跑掉的!”李萍把悲伤藏在眼睛里。

  "我会签发全国范围的逮捕令!"关淼得瑟地走到门口。

  不幸的是,我不在家!朋友必须好好照顾自己。我希望我们能再次快乐地相遇!”看着关淼离去的背影,李萍在心里默然不语。

  "顺便说一句,让我在小芸豆回来的时候送他!"李萍也想去莫然,这是一种告别的方式。

  “是的,那就开始订票。我们可以明天一早把他送回来,问问莫然他为我做得怎么样!”关淼瞟了李萍一眼,向电梯走去。

  关上办公室的门,李萍拿出纸笔,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,心里真的很浓,但她还是强迫自己去寻找原来的交易心态。

  唐老师:

  当你收到这封信时,我已经拿着你母亲的支票离开了。不管怎样,这和谁做的都一样。经过长时间的考虑,我觉得你母亲的提议更有诱惑力,所以我开始了另一笔交易。

  写这封信的目的是通知你,这是你和我的钱交换的结束!

  读者自己的杰作《李平》对他的无情竖起了大拇指。我希望这个结局对每个人都有好处!

  关淼走进电梯,听到楼下传来一声吵吵闹闹的争吵。她没有回办公室,而是直接去了一楼。

  不是别人,正是夏爽的父亲夏大海,他在店面被保安压制住了。从他的衣着来看,他似乎回到了过去,穷困潦倒。我不知道现在愿意为他怀孕的女人的情况如何。

活儿还不是很熟,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

活儿还不是很熟 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

博潮教育

最新文章